欢迎来到工作总结网!

女副总情变遭报复,十余贪官成私情殉葬品_投诉外卖骑手遭报复

其他范文 时间:2024-01-10

【www.zgzsclpt.com--其他范文】

  [本文新闻背景]2005年11月4日,位列我国上市民营企业100强榜中前15位的上海某建设集团发布董事会公告,称45岁的公司副总经理兼宁波分公司经理王野茗(化名)“因个人原因无法继续任职,经董事会决议,免除其职务”。该集团公司总资产逾60亿元,王野茗拥有公司股份达441万股之多,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被免职是因为此前涉嫌行贿被逮捕。
  与此同时,在宁友市,由于王野茗被捕,补发了一场震惊全国的反腐大风暴,原宁波市市委副书记徐福宁、宁波市重点建设工程招投标办公室原主任章义顺……涉及19个部门的一批领导干部纷纷落马。
  然而,深入内幕更令人咋舌:踢爆王野茗“行贿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同居男友!由于当初承诺的婚嫁诺言不肯兑现,协助她“攻”下受贿官员、立下汗马功劳的男友情而举报,宁波这一惊人的受贿案才得以大白于世。
  
  依傍实权老乡“十杰青年”投奔豪门女老总
  
  王野茗的男友叫徐邬(化名),今年36岁。徐邬当年在安徽老家是一家国有建筑企业的分公司经理,曾被县里评为“十大杰出青年”。后来因为离婚;又遭人排挤,无奈之下,远走他乡来到宁波。在建筑行业浸泡多年、脑瓜子活络的徐邬深知,搞建筑一定要有达官贵人的扶持。1997年,他依靠一个转业安置到宁波某执法机关的老乡介绍,认识了同是安徽老乡的章义顺。章义顺1995年从部队转业到宁波市政府工作,1996年被任命为宁波市重点建设工程招投标办公室主任。徐邬心想,只要把章义顺搞定,自己何愁在宁波站不住脚,发不了大财?于是,他竭尽全力去讨好章义顺,三天两头就往他家跑,帮这帮那,请他出来喝酒,而为人豪爽义气的章义顺哪会想到徐邬心里藏着这么多小九九,他特别看重的就是战友情和老乡情。于是,章义顺很快成了与徐邬无话不说的大哥。
  而此时的徐邬挂靠在一家建筑公司跑项目。尽管章义顺从中斡旋给他弄了几个项目,但那都是小项目,因为他挂靠的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资质浅,在竞标中毫无竞争力,拿不到大项目,挣不了大钱。这让一心想发大财,出人头地的徐邬很憋气,他盘算着如何傍上一个大老板。
  宁波本地颇具实力的建筑公司有好几家,左右比较,徐邬最终选中了一家民营建筑公司。那是个家族企业,总部设在上海,宁波是家分公司。分公司总经理王野茗是王家的大女儿,其父发迹于上海,经过10多年打拼,已拥有数十亿的身家,而王野茗当时是整个家族企业中的第三大股东。最让徐邬心动的不仅仅是财富,而是37岁的王野茗还没结婚的现实。当时朋友戏谑他,要是把王野茗搞定,那这辈子可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徐邬听了哈哈大笑。尽管这是玩笑话,但的确也给徐邬提了个醒,如果真有那个“缘分”,自然是锦上添花了。
  1997年,刚刚升任总公司副总经理的王野茗为了更好地开发甬江新城的业务,成立了一家新公司,正广撒英雄帖招兵买马。徐邬决定毛遂自荐。
  那是1997年10月的一天,徐邬西装革屡来应聘。在总经理办公室,他见到了王野茗。这个女人虽然长相平平,但保养得还不错,看上去挺干练。他心里不禁一笑:“她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丑啊,难道别的男人都傻了么?”
  就在徐邬打量王野茗的。时候,王野茗坐在办公桌前边收拾文件边用眼角余光扫描着这个年轻人。中等个头、体形微胖的徐邬算不上英俊,公司的招聘已经结束,他怎么还来应聘,还大言不惭地说要直接见总经理。王野茗没有起身,让徐邬说说自己的情况。于是,徐邬侃侃而谈,把他当年获得“十杰青年”的成绩作了重点描述,但王野茗对此根本不感兴趣,不悦地打断了他:“你以前在安徽,现在是在宁波。请你告诉我,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徐邬知道面前这个女人曾跟随父亲征战离场多年,做过预算,跑过项目,还获得了高级轻济师资格,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对付的“花瓶”。不过他对此早有准备,故意卖了个关子:“对于搞建筑的来说,关系就是财富。在宁波我有很硬的关系。”王野茗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徐邬笑了笑,底气十足地说:“市招投标办公室主任章义顺是我老乡。”
  这话让王野茗眼前一亮,章义顺对于她的生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前,她也和章义顺打过交道,但那只是场面上的应酬,并未有深厚的私交。她说话的语气立即温和了许多:“那你就先在我公司里担任项目经理。只要你干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徐邬终于如愿以偿。而王野茗派给他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让他引见章义顺。
  徐邬很快把他们的会面地点安排在一家高档酒店里.初次见面,王野茗给章准备了一张每月透支金额1.5万元的信用卡,让他尽情使用,到期还账由公司支付。当王把这卡交给徐邬,让他瞅准机会给章义顺时,徐邬却没接。徐邬解释说:“这信用卡月月可以透支,帐由你还,账单明细全在你手里,这难免不会给章造成一种感觉,你要用绳索把他套牢。这可能会适得其反。所以这次只要买两瓶好酒给他就行了。”听徐邬的分析,王野茗也觉得有道理,看他的眼神不禁有了些赞许。
  那天晚上的见面很愉快,酒桌上章义顺谈笑风生。虽然大家都没有谈到工程的问题,但彼此都心知肚明。饭没吃完,徐邬提议下周末一起出去玩,自然,这得到了王野茗的积极响应,章义顺也没有推辞。经过几次吃喝玩乐,他们的关系相当融洽了。
  不久,宁波市一项重点工程项目公开招标。包括王野茗的公司在内的几家大企业都制作了标书,但王野茗的公司设计的工期太长,在竞争中不占优势。当章义顺将这个情况透露给徐邬时,距离开标只有一天时间了,迫在眉睫。徐邬、王野茗向章义顺提议修改招标规则。尽管按规定,修改招标规则必须在开标之前15天,但在章义顺的操作下,招标办重新发布文件,对招标规则中的“工期”作出上下幅度的限制。就在大家忙着修改标书时,开标方又突然宣布,超出工期范围的标不等于“废标”,这明显就是在保护王野茗的公司。这引起了别的企业不满,向有关部门反映,最终导致这次招标失败,重新组织第二次招标。
  尽管这次投标遭遇了挫折,但王野茗对徐邬放心了。徐邬刚来时,她对他并不信任。为防止徐邬贪污,每次徐邬送“信息费”和礼品给章义顺时,王野茗都要严格过问。但这次章义顺在关键时刻的袁觋证明了徐邬的工作卓有成效,她坚信徐“可用之人”。于是,她让这个“项目经理”做了自己的专职司机,遇事还会征询徐邬的意见,
  
  各有所图成情人联袂攻“官”上演“商战奇迹”
  
  从此,徐邬经常陪同王野茗出席各种谈判,在商档酒店消费,那种挥金如土的生活简直令徐邬着迷。一天晚上,王野茗和徐邬陪客户谈完业务又去KTV,边喝酒边唱歌,直到凌晨1点才结束,王野茗这时已经醉眼迷离了,徐邬只好开车速她回家。徐邬把王野茗扶进卧室躺下,准备离去的时候, 王野茗突然抓住他的手温柔地说:“你是唯一一个进入我卧室的公司员工,难道你就这样走了?”回头看着面若桃花,意乱情迷的王野茗,徐邬借着酒劲扑了上去……
  第二天上午,两人又尽情放纵了一番。激情过后,王野茗依偎在徐邬怀里说:“老天爷怎么没有早点把你送到我身边?要是早有你,我就不会这么操劳了,以前有男人追求我,但他们空有一张脸蛋,什么本事都没有,他们看重的只是我的家业。我现在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好好帮我,让我好好做回女人……”说着,王野茗的眼角竟滑下了热泪。徐邬动情地说:“我会好好爱你,不惜一切为你冲锋陷阵的!”
  徐邬的“誓言”让王野茗颇为感动。不久,徐邬过生日,王野茗特地在华东饭店给他准备了六桌酒席,请来一帮朋友为他庆祝,见王野茗带着自己在朋友面前“高调”亮相,徐邬心存感激,也心存幻想。他觉得,王野茗这样对他足见其真心,自己成为王氏家族的“乘龙快婿”指日可待了,那自己也将是亿万富豪了,以前的穷苦日子让它见鬼去吧……
  2000年,万众瞩目的宁波大剧院工程就要动工筹建了。宁波大剧院是宁波历史上单体文化设施投资最大、品位最商的项目,占地200多亩,建筑面积7,68万平方米,总投资约6.1亿元,广电局和宁波市政府各出资50%,这个大工程只要拿到手,其利润可想而知。章义顺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徐邬,徐邬立即向王野茗报告了这个“情报”。王野茗兴奋不已,这项工程简直就是座金山。她向徐邬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要拿下这个项目!然后她又妩媚地对徐邬说:“只要这事办成了,你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徐邬走了过来,托王野茗的下巴吻了一下,说:“我要你嫁给我。”王野茗矫羞一笑,说:“好,我到时候会考虑的。”
  徐邬马上去找章义顺、请他指点“迷津”。章义顺开门见山地说:“要拿下这个工程,你得打掉三只‘虎’:一个是市广电局局长赵仲登,一个是市委建委主任张鸿兴,还有一个最关键的人物就是分管文教的市委副书记徐福宁。”
  方向明确,他们立即行动,把第一个目标锁定为市建委主任张鸿兴。徐邬经过多方打听,得知张鸿兴的女儿正要出国,这可是送钱的好机会。他又找到章义顺帮忙,让他们在一次会议上见了面,接着徐邬便有事没事地找张鸿兴汇报公司建筑方面的工作。
  待到在张鸿兴面前混了个眼熟后,徐邬陪着王野茗来到了张鸿兴家。一阵海阔天空之后,王野茗让徐邬递上了装有10万元现金的红包,她笑着说:“张主任,听说您女儿要出国读书;正是花钱的时候,这算是我们的一点意,”就在张鸿兴准备起身客气的时候,王野茗和徐邬连忙起身,谎称有事匆匆告别,不给他推托的机会。
  不久张鸿兴患病到上海住院治疗,王野茗又专程赶到上海,送上两万元。不过徐邬觉得两万元太少了,得再添把“柴”将火烧得更旺些,于是,两人来到张鸿兴家,给他夫人送上两万元。就这样,张鸿兴被彻底征服了。
  与张鸿兴一样,兼任宁波大剧院建设开发公司董事长的市广电局局长赵仲登也很快被他们二人拿下。尽管赵仲登手握重权,但已经58岁“高龄”的他即将退休,宁波大剧院的建设也许是他中饱私囊的最后机会,了解到这一点后,徐邬和王野茗直截了当地把给他准备的“退休金”20万元人民币和26600美元,以及价值不菲的西服和名表送上门来。赵仲登见他们如此“体贴”,欣然笑纳。
  王野茗花了40余万元“买”下了赵仲登手中的发包大权。
  不仅如此,收了重礼的赵仲登还热心地给他们透露了一个秘密:当初在讨论宁波大剧院建与不建的问题上,布委副书记徐福宁是主修派,而且他还兼任着宁波市重点文化设施建设领导小组的组长,他的话有一言九鼎的作用。赵仲登的提醒让王野茗更加谨慎,在她的恳求下,赵仲登同意亲自安排他们与徐福宁见面。
  一天,赵仲登以自己的名义邀请徐福宁吃饭。可一到现场,除了几个熟人外,徐韬宁发现一对陌生男女也在座。赵仲登热情地将陌生人――王野茗和徐邬介绍给徐福宁,称他们公司的实力如何雄厚,还承建过多少获奖工程,这样的吹嘘其实徐福宁根本没有听进去,不过他对徐邬的酒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徐邬那天一人喝了一瓶半五粮液。
  一周后,徐邬打听到徐福宁在杭州的临时住所“徐福宁此前在省里工作,家安在杭州”,便叫上王野茗首去拜访。徐福宁一下于认出了这个酒量惊人的小伙子,对他们上门没有表示反感。谈话时,徐郭特别提到即将招标的宁波大剧院工程,希望能够得到关照。临走时,他还“善解人意”地说:“考虑到徐书记一个人在宁波,工作繁忙,没时间购置衣物,我们特地按您的尺寸给您买了一件衬衣,略表心意。”徐福宁听来很顺心,没有推辞就收下了。但后来拆包他才发现,袋子里不仅有一件POLO衬衫,还有一个装着5万元钱的信封。
  从徐家出来后,王野茗打趣徐邬:“徐看来公司怎么有实力,还比不过你一瓶半白酒在徐书记心里的印象啊!”徐邬听了很得意,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末,徐邬又和王野茗遭到杭州,正在杭州家里休息的徐福宁约到浙江世贸中心大饭店茶楼喝茶,送给了他一个“元宝马车”工艺品,里面装着1.5万美元……
  关键环节就这样被徐邬和王野茗一个个打通。
  2001年11月,招标方对投标企业进行资格预审后,七家建筑企业进入了最终竞标程序。大剧院的招标分三部分,其中技术标占30%的分数,商务标占60K,另有10%作为承诺分数,即竞标企业承诺,如果中标后将在标价基础上返还几个百分点的资金给大剧院。
  头一天,技术标开标,宁汶市菜建设集团分数最高;第二无商务拆开标,仍由诙集团胜出。就在大家都纷纷向那家公司的老总表示祝贺时,王野茗和徐邬却不动声色。
  一般情况下,招标方在商务标开标两小时后宣布中标者,但当天上午评审团却迟迟未宣布中标者。直到当天下午临近下班时,分数位列榜首的某建设集团老总被叫到评审现场,告诉他尽管他的标书很好,分数较高,但商务标部分因为没有将“不可预计费”单列出来,出现了“细微偏差”,被评审团裁定为废标,取消竞标结果。接着,评审团宣布最终的中标者是王野茗。
  这个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当时就有专家认为评审团判定分数最高者为废标的理由很勉强,而且他们认为即便是镇集团退出,按分数排序也轮不到王野茗的公司,然而,个中原因王,徐二人自然清楚,这正是他们的“钱弹”起了作用。要是没有徐福宁等人鼎力相助,怎会有这惊心动魄、转败为胜的商战奇迹?
  终于拿下这投资6.1亿元的大工程,成为总包公司,这着实让王野茗和徐邬兴奋了好一阵子。为了表示感谢,同时建立良好关系,以谋求更多的利益,随后,王野茗和徐邬又给徐福宁、赵仲登。张鸿兴、章义顺等人送上了厚礼。
  
  求婚索财却被调虎离山 怒曝“行贿门”掀落一地贪官   
  宁汶大剧院工程是徐、王二人公关行动的经典产品,也是他们感情的“见证”“结晶”。徐邬想到自己功劳如此之大,为王氏企业赚到如此多的利润,他觉得自己成为王氏家族乘龙快婿的那一天该到了。
  可直到2004年宁波大剧院竣工,王野茗还只字未提结婚的事。这个时候,精明的徐邬开始感到自己可能被涮了。自己帮助她打拼了这么多年,既没有名分,也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当初的承诺她再也不提了。于是,徐邬开始抱怨起来。得不到人,钱也得给啊!他要求王野茗兑现当初“他要什么就给什么”的诺言。
  王野茗不禁心生反感,对徐邬的态度也逐渐冷淡下来。一次在与徐邬争吵时,王野茗很不客气地说:“别以为这工程所有的功劳都是你的,要没有我那些钱拿去送礼,事情能成吗?再说了,哪有像你这样的男朋友,天天催着人要钱。要我嫁给你,我还得好好考虑。”
  两人吵崩后,王野茗决定将徐邬调到上海总部,给他一个好职位,省得他在身边闹心。很快,徐邬的调令到了宁波。徐邬心里明白,王野茗真是想甩掉自己了。徐邬怒气冲冲地冲进王野茗办公室,大声质问:“帮你把六个亿的大工程拿下来了,你就想把我一脚踢开?”
  “这是两码事。你不在这里,还是公司骨干,我们依然是事业上的朋友,但不能做男女朋友了。”王野茗一本正经地说。
  终于摊牌了!徐邬心里凉了半截。做了这么多年的美梦,最终还是肥皂泡般破灭了。那几天,徐邬天天找哥们儿喝闷酒,发泄怨气。一天,一个哥们儿劝他想开点,还告诉他王野茗又有了新的男朋友。徐邬听了,气得差点吐血。
  后来,徐邬又陆续听到一些传言,说王野茗有过不少男朋友,不是白玩,就是利用。徐邬听了以后,觉得自己真是被她利用了,被她要了.
  大剧院等工程是靠不正当手段谋来的,里面的猫腻徐邬最清楚,“你不仁我不义,我徐邬不能就这么被王野茗耍了!”徐邬找到了王野茗,说要好好谈一次。这次,他开出了条件。他说:“没有我,你拿不下大剧院的工程,公司赚了多少你自己明白,少则上万,多则上亿,我也不贪多,你该按照贡献给我发点奖金吧,”
  “你想要多少?”王野茗不冷不热地问道。
  徐邬想了想,说:“不多,就300万。”
  “300万?”王野茗冷笑到,“你也太狠了吧?你跑跑腿就要拿300万?都像你这样,我们这公司还怎么办下去?”
  两人争执了半天,都不肯让步。“好吧,王野茗,你回去再好好想想。你要是吝啬这点钱,就等着大出血吧!到时候你别后悔!”临走时,徐邬重重地扔下这句话。
  可几天过去了,王野茗还是没有动静。“看来,她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我一个大男人就这么被这个女人玩了?没那么便宜的事!”2005年9月中旬,徐邬直接去到宁波的检察机关,提供了一份王野茗行贿官员的“黑名单”。
  随后,徐邬配合办案人员将他和王野茗交往的过程,以及每次送线的经历作了详细的交代。不久,王野茗因涉嫌打行贿罪被批捕。
  紧接着,章义顺、张鸿兴,赵仲登等一二十名宁波官员相继被逮捕,宁波官场为之震惊。2005年11月,已经调任湖州市委书记的徐福宁被依法逮捕。此前,他听说上级已经把他列为副省级领导干部的培养对象,徐福宁万万没想到自己竟成了王野茗和徐邬私情纠纷的“牺牲品”。
  2005年12月23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张鸿兴有期徒刑10年;2005年12月27日,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章义颇有期徒刑10年;2006年4月7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赵仲登有期徒刑12年;2006年4月28日,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徐福宁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
  根据王野茗的交代,宁波江东区法院原院长戴阿福等十余人也相继落马,相关案件还在进一步查处之中。而王野茗很快也会因行贿罪被公诉至法院,接受正义的审判。
  毋庸置疑,看守所里的王野茗以及那些贪官都对徐邬恨之入骨,而举报后离开宁波隐身起来的徐邬则实现了复仇的快感。只是,当初王、徐两人各怀心思的苟合带来如此结局又价值几何?这的确令人深思。

本文来源:http://www.zgzsclpt.com/content/295236.html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