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工作总结网!

舍弃CM0,当起背包客:人生从此有传奇:人生需要舍弃

其他范文 时间:2024-02-23

【www.zgzsclpt.com--其他范文】

     他曾是英国一家大型有限公司中国市场部的首席市场营运官(英文缩写为CMO),却在事业辉煌的顶峰毅然走出办公室,停薪留职,背起行囊,开始了游学旅行。这~走,他竟似重获新生,再也找不到回公司的理由。他三度独闯内战中的尼泊尔,独走恒河流域3000多公里,沿着郑和下西洋的路线穿越东南亚与东非海岸探险,12次进藏,5次深入非洲腹地……从外企高管到国际背包客,从摄影师到自由作家,2009年度“中国当代徐霞客”的美誉无疑成了他人生的新标签。这样的新生活为他带来了怎样的人生传奇呢?
  初见吴志伟时,他穿着一身休闲T恤,搭配一条随意的夏式五分裤,理着干净利落的小平头,一身古铜色的肌肤,显得健康又阳光。“永远的28岁”,这是他的自诩,也是他为之骄傲的旅行“回馈”。
  作为一个广州男人,他有着和大多数人同样的生活磨砺。他曾在外资咖啡公司当过会计、跑过市场,经历过由“菜鸟”向“天鹅”蜕变的全过程。当他靠着自己的努力坐上外企驻中国市场部首席市场营运官的交椅,从28楼的全景玻璃幕墙办公室俯瞰一切的时候,他却突然觉得生活失去了重心工作赚钱、赚钱工作,除了忙碌,还是忙碌。
  2002年,当朋友Ansel第一次跟他提起出国旅行的时候,吴志伟还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埋首在他无尽的公文里。“大卫,跟我一起去尼泊尔吧!”“尼泊尔?在哪儿?”对于当时的吴志伟来说,除了公文、业绩报表,他几乎对其他事情一无所知。而他对尼泊尔的印象,也仅停留在那是一个需要护照才能到达的地方。“你工作得傻啦?连这都不知道!”在朋友的劝说下,吴志伟乖乖地缴械投降,说:“我跟你去!你帮我买机票,需要什么文件、证件再告诉我。”很快,朋友就帮他办好了出国的全部手续。
  吴志伟没想到,这次看似短暂的旅行,却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一场革命。在尼泊尔,人们可以从早到晚地坐在茶室里,只为喝上一杯清茶。这对习惯高效运作的吴志伟而言,简直是奢侈至极的生活。
  而在尼泊尔的飞机上,吴志伟这个“英语达人”也遭遇到不小的冲击――他竟然听不懂空姐的英语问话。这让他意识到,这些年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秘书服务,已使他的英语会话与旅行自理能力退化了许多。带着种种的不甘,吴志伟回到了广州,他将自己送进雅思班接受了为期8个月的“英语再教育”。
  其间,吴志伟特意拜会了一位尼泊尔朋友杜巴・吉利(Dhurbar Giri),那是他三年前在西藏转山时认识的。吉利曾是尼泊尔军人,几年前才到广州经营一家小餐厅。“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开尼泊尔?为什么不当军人吗?”当时在尼泊尔,吉利所在的军队是政府的雇佣军,有很高的工资待遇。吴志伟好奇地问:“为什么?”“因为当军人需要杀人,我信印度教,我觉得这个世界不应该有杀戮。虽然现在的我不富有,但起码现在我从事的职业能让我反省自己的人生,我不再杀人,也不再从事杀人的职业,现在我过得很快乐。”吉利沉静而幸福的笑容震撼了吴志伟作为公司的决策者,离不开吞并抢占、强者生存的竞争机制,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他也是一名战士,一名商业战士。
  这时,吉利又问:“大卫,你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吴志伟脱口道:“为了更好的生活。”“可我没见你过得好。每次约你来吃饭,你不是说客户要来,就是说要看报表。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吴志伟沉默了。因为除了机械地赚钱,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2003年8月,吴志伟做出了人生中一个最重大的决定:放弃自己努力打拼的一切,去寻找新的生活。他以留学为由,向公司请辞,继而踏上了旅行的征程。他形式上去了海外的学校学习,但仅仅一个礼拜后,他就开始在世界各地留下自己的足迹。
  
  “以旅行养旅行,我要行走,更要靠着双手筑造行走的道路。”
  
  9月,吴志伟在泰国一座名叫“龟岛”的小岛上住了下来。在当地相当于30元人民币一晚的旅馆里,吴志伟和他的邻居、来自英国的长者杰克成了忘年交。小岛上的物资十分有限,所以,日常所需都得乘船去内陆购买。那天,恰逢大浪,吴志伟感到郁闷极了:“这个小岛坐船真是麻烦,买个东西还得看大海心情好不好。”杰克却下意识地开口道:“如果你觉得烦,一小时后,我让直升机来接你。”吴志伟一边微笑,一边腹议道:你就吹吧!
  半小时后,风浪终于有所停息,吴志伟便独自出门去买船票。船票刚拿到手,他就听见杰克正在不远处的海滩上大叫着自己的名字。吴志伟跑过去,问:“发生什么事了?”“吴,你跑到哪里去了?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一小时后直升机来接我们。现在飞机都到了好一会儿了。”听到杰克略带生气的埋怨,吴志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真的?”“我为什么要骗你?”杰克一把拿过吴志伟手中的船票,不由分说地给退了,拉着吴志伟就往海滩的另边跑,指着一架“拉风”的直升机大喊道:“别浪费时间了!飞机停久了要收钱,我们快出发吧!”吴志伟震惊极了……虽然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但见这样的排场还是头一遭。他大笑,紧接着幽默地说:“可我付不起坐直升机的钱,连油钱我都付不起。”杰克会心一笑:“如果我说我请你,你乐不乐意?或者作为答谢,你请我吃饭吧!”
  后来吴志伟才知道,杰克在英国不仅是贵族,还是一位极具背景的人物。可这样富有的人,却住着30元人民币一晚的旅馆,每天和他谈笑风生。这让吴志伟意识到,生活除了财富,还可以有更多的色彩。
  在随后的个月里,杰克每天邀吴志伟一起,用废弃的啤酒瓶在一块天然的大石头上盖别墅。除了写书,更多的时候吴志伟都会跟这位建筑学学士一起,边喝红酒,边进行伟大的艺术创作。有时他们可以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只拼凑十个啤酒瓶。当地没有统一的卫星信号,杰克就用铁丝和大锅自己做了一个天线,还用十几台报废的电视机拼造了一台新的电视机。杰克的身体力行无疑给了吴志伟很大震撼,而他也从这次经历中彻底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以旅行养活旅行。他不仅要行走,更要靠着自己的双手去筑造行走的道路。
  
  在大学时吴志伟就已经是成熟的摄影师,在确立了新生活后,他开始靠旅行中的摄影作品和漫游日记养活自己并挣得旅行的所有花销。
  和杰克分别后不久,吴志伟又应意大利一家地理杂志之邀去了埃及。在那里,他和一位意大利人类学教授TiTi一起踏上了新的旅程。在这次任务中,吴志伟负责摄影,TlTl负责文字。在一望无垠的撒哈拉沙漠,他并不知道身边这位老太太的真实年龄,只知道很多时候她跑得比自己都要快。吴志伟不禁感叹:“你很棒!我到了50岁,也要像你一样,放下背包,好好写书。”“你为什么要放下背包,你知不知道我今年已经69了?”这让吴志伟惊讶极了,他激动地给了Titi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你改变了我的生活。我想我可能永远都不会放下背包了。”
  从那以后,吴志伟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尽可能住在当地人家里。因为他不仅想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更渴望在 与当地人的相处中,寻找更多的生活色彩,继而不断地改变自己,改变生活。
  
  “感受旅行的乐趣,让那些真实的灵魂印刻进我们的生活里。”
  
  在非洲,吴志伟和村民一起打鱼。那次,他钓到两条两斤多重的大石斑鱼。他高兴极了,下意识地决定要好好干一场。可这时,村民却拿过他的钓具,说:“我们回去吧,今天够了。其他的留着明天再钓。”吴志伟很惊讶。要知道,在国内不要说大鱼,即便再小的鱼都会被钓完。村民却告诉他,对大自然不能过度索取,要懂得为自己留下明天的口粮。当地人的善良与淳朴深深打动了吴志伟。
  从非洲回来后,吴志伟搬进了小房子,刷墙、摆设,屋内的一切都由他自己亲手完成。他在朴实中找到了全新的生活。
  2004年4月,吴志伟在泰国金三角的一个家庭旅馆里结识了美国朋友埃里克。有一次,埃里克兴奋地对他说:“大卫,我知道一家蛋糕店的中餐很好吃。我带你去!”吴志伟想”:“你一老外,懂得吃中餐吗?”在埃里克的带领下,吴志伟怀疑地走进了那家蛋糕店。让吴志伟吃惊的是,这里的菜品不但不错,主厨竟是个中国人。后来吴志伟才知道,原来埃里克在中国待过十年,很了解中国,更了解中国的文化。吴志伟开始反思:很多时候,自己骨子里就像刺猬,因为习惯了凡事靠自己,所以难免变得谨慎猜疑、不易信人。于是,他在反思的同时,也开始学着简单、学着直白、学着相信。
  在泰国清迈,吴志伟曾遇到一个中国朋友陈。那天,吴志伟正在享受泰式脚步按摩,陈兴匆匆地跑进来问:“这个脚部按摩需要多少钱?” “不知道。”吴志伟半闭着眼,随口答道。“不知道你还敢做?”对于他的豪爽,陈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谁知,最后老板不仅只收了吴志伟120泰铢(约24元人民币),还加送了背部与头部按摩。看着惊呆的陈,吴志伟暗自摇头。他压根儿不问价格,因为他选择完全相信别人。当你把别人当自己人的时候,他们自然也会把你当成朋友。
  
  2011年4月,吴志伟再一次来到金三角,并在当地的华人社区里认识了贺先生。贺先生的父亲以前是当地很有名的军官,他算起来也是个“官二代”。他曾受海外华人基金组织的资助去国外留学。那时,靠种鸦片为生的当地人因泰国政府禁毒令的影响,生活很艰难。贺先生顺利拿到硕士学位后,回到家乡,在当地开了一家家庭旅馆,手把手地教当地人怎样经营旅馆,一步步地将一个偏僻的村落变成了旅游胜地。吴志伟很不解:“凭你的文化和见识,你完全可以把整个金三角的旅游业垄断下来,自己做老大。”贺先生却说:“如果只是为了赚钱,我根本不会回金三角。我要的是我的乡亲过得好。”他的话再一次给吴志伟很大触动。相比起国内轰轰烈烈的“李刚”效应,贺先生所追求的生活让吴志伟由衷地感到可贵。
  在旅行中,很多关乎人与事的奇妙故事都被吴志伟以日记和摄影的形式记录了下来。如今,他所撰写的《行摄的灵魂》系列丛书的第四卷――《再忙也要去旅行》已面向全国正式发售。在书中,他不仅讲述了自己在旅行中发生的故事,还阐述了旅行乃至生活的全新意义。
  采访到最后,吴志伟告诉我:“如果我可以选择死的方式,我会选择死在路上…老夫”因为这是他的生活。
  他说:“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我一样去旅行,因为每个人都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但无论我们怎样选择,都该试着走出钢筋水泥的森林,去感受旅行的乐趣,并让那些真实的灵魂印刻进我们的生活里。”

本文来源:http://www.zgzsclpt.com/content/304204.html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