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工作总结网!

【给你一双红舞鞋:盲女儿舞动芭蕾春天】 现代芭蕾产生于

其他范文 时间:2024-02-23

【www.zgzsclpt.com--其他范文】

  漂亮的天津女孩赵蕴辉,3岁时因一场高热成为盲女。然而,生活在黑暗里的她却有一个在别人看来遥不可及的梦――跳芭蕾舞。同为盲人的妈妈鼓励她:“要想穿上红舞鞋,你就要有勇气面对一切困难与挫折。”13岁时,赵蕴辉成为世界上第一位盲人芭蕾舞演员。当她站在舞台上翩翩起舞时,她知道,那一刻,妈妈与她一同起舞……
  
  异想天开,黑暗世界美丽盲女要跳芭蕾
  
  1995年大年初一,天津市河东区津塘路一栋居民楼里,39岁的吴雅苓刚接完大姐的拜年电话。3岁的女儿赵蕴辉问,“大姨啥时候来看我们呀……”吴雅苓让丈夫拿出一本画册,她凭记忆摸索着翻到一页:“喏,看到那些跳芭蕾舞的没有?里面最漂亮的就是你大姨!” “哇!大姨真美。我也要跳芭蕾舞!”吴雅苓慈爱地抚摸着女儿的头,眼睛“盯着”画册笑了……
  吴雅苓是个盲人,幼年时因脑膜炎后遗症导致双目失明。1 990年,她和天津市第二工具厂工人赵宠年结婚,并于1992年4月生下女儿赵蕴辉。吴雅苓的大姐吴雅琴曾是中央芭蕾舞团著名芭蕾舞演员,出国前,她把参加全国艺术节表演的画册送给妹妹留念。
  画册里,大姨的曼妙舞姿令小蕴辉着迷,她经常盯着那些美丽的图片久久挪不开目光。电视上播放舞蹈节目时,她也会跟着节奏挥舞小手扭动腰肢。见女儿如此着迷跳舞,家里来客人时,赵宠年两口子便逗女儿
  “给客人跳支舞吧!”小蕴辉总会调皮地摆个造型,小小身子一摇一摆…然而,一次意外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幸福。
  1995年冬,一天,赵蕴辉忽然高热不退,一番打针吃药后好歹退了热。赵宠年却发现女儿的眼睛有点不对劲,,看什么东西都很吃力。他和妻子赶忙带女儿去看医生。医生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这孩子是高热引起的视神经萎缩,已锚过最佳治疗期,从医学上讲,她的眼睛已经失明,属二级盲。”
  “我是个盲人就够苦的了,咋让闺女也成了瞎子?”吴雅苓泪雨滂沱。尽管到处求医问药,最终也没能留住赵蕴辉的视力,到1997年时,她的视力只有0.03
  1998年,赵蕴辉到了上学年龄,按说眼睛看不见该读盲校,可她眼泪汪汪地求妈妈:“我不想上盲校……”在她强烈要求下,吴雅苓把女儿送到津塘小学。
  看着赵蕴辉茫然的眼睛,校长很为难。吴雅苓恳求说:“只要安排我女儿坐前排就成,至于她学成什么样,我们保证不怨老师……”入学后,赵蕴辉由同学搀扶着上学放学。尽管坐最前排,她仍只能模糊地看到黑板上的字,要借助同学的笔记和老师开的“小灶”才能跟上学习进度。
  为让女儿的残余视力发挥最大功能,吴雅苓在眼科医生建议下买来放大镜。赵蕴辉把课本放到离眼睛十来厘米处,借助放大镜将课本的内容“放大”。
  第二年11月的一天,放学回家的赵蕴辉忽然被电视上的动静吸引,倾听片刻后,她兴奋地一甩书包
  “是芭蕾舞!”电视上播的正是著名芭蕾舞剧《天鹅湖》,赵蕴辉视力正常时在电视上见过,并且她发现女主角―公主奥杰塔的一个经典“五位手”动作,正是大姨在画册上的舞蹈动作。赵蕴辉把脸紧紧贴在屏幕上,用残存的视力努力分辨演员的舞姿,那足尖的轻盈跃动、身体优雅的闪转腾挪,伴着舒缓的音乐仿佛向她扑面而来……赵蕴辉大叫起来:“我也要像大姨一样跳芭蕾舞!”赵宠年和妻子都愣了。
  赵蕴辉像被施了魔法,吵闹着要学芭蕾舞。“闺女要是眼睛好好的,咱说啥也要满足她的心愿。可她看不见,怎么学呀?”赵宠年叹息。吴雅苓沉默半晌道:“孩子有心,咱就带她试试。不行的话,也好让她死了这条心……”
  吴雅苓经常听收音机,一天,她在广播里听到天津市小丑娃艺术团招少儿芭蕾舞学员的消息,当下心里一喜。11月18日,赵宠年左手牵着妻子,右手领着女儿,一家三口冒着瑟瑟秋风来到艺术团。“闺女是盲人,说来学跳舞,人家会不会把咱赶出门?”两口子心里七上八下。
  听了赵蕴辉的不幸经历,艺术团团长陆泫被感动了,她决定免费招收小蕴辉。
  第一次进练功房,赵蕴辉虽看不见,仍能感觉身边同学的窃笑和指指点点。她咬紧嘴唇,低下头绞着衣角,心里期盼老师快点儿开讲。下课走出练功房,她一头扎进妈妈怀里:
  “小朋友都笑我……”
  “别人笑话是因为你的眼睛不好,而且练功也比人家晚。只要你追上其他小朋友,他们自然就不会笑话你了
  ”吴雅苓循循善诱。“我喜欢跳舞,我一定会追上他们!”赵蕴辉擦干眼泪。
  学到要领后,赵蕴辉在家开始了艰苦训练。“横叉”动作要求双腿左右劈开后成一条直线,赵蕴辉面对墙壁,手摁在身体后面一点点向前挪动双腿。她脸贴到墙壁了,双腿离墙还有大半截。“妈,你用脚帮我蹬!”赵蕴辉小脸憋得通红。吴雅苓把脚放在女儿后背心,颤抖着慢慢用力……随着女儿“咝”声痛叫,吴雅苓分明听到她腿骨关节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女儿的双腿终于成为一条直线,吴雅苓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血泪不痛,盲女的梦在足尖上尽情展现
  
  女儿上学后,赵宠年因患胆结石及高血压等病办了病退。女儿报名学跳舞后,每周二、周日下午要到艺术团上课。赵宠年便一手牵着妻子,一手领着女儿,倒3次公交车相送。
  “开绷直”是入门功课,赵蕴辉通过老师手把手指导很快明白了要领,但接下来学习舞蹈动作却是难关。第一次学成品舞,老师要求身体要“时刻绷直,像有一根线系在头顶心”,赵蕴辉“看”不到示范,急得直跺脚。
  吴雅苓灵机一动:找根线亲身体验一下,不就能明白是什么感觉了?吴雅苓找来根粗尼龙绳紧紧捆扎住女儿头发,并在桌子上摞上椅子,抖抖索索爬上去拎着绳头引导女儿:“身体绷直,手臂展开…”这一招还真奏效,尽管头皮被拎得麻酥酥的,但经反复训练,赵蕴辉终于掌握了要领。
  这天送女儿学舞蹈时,吴雅苓找到陆泫:“孩子主要靠听练习,一旦忘了老师讲的内容就不知所措,我能不能旁听帮她记住授课内容?”“真难得你一片苦心!”陆团长特批吴雅苓享受特殊待遇,她成为唯――个进入课堂的旁听者。吴雅苓一字不落把老师讲的课记住,碰到女儿无法领会的动作要领,她就帮着想办法。
  舞蹈演员跳芭蕾舞的过程中,手势要求自始至终像郁金香花那样“空捏”,赵蕴辉却怎么也领悟不透什么叫“空捏”。“女儿从没见过郁金香,说一万遍也不如让她亲手摸一摸!”
  吴雅苓拄上拐杖牵着女儿来到附近一家花店,她羞赧地问店员:“能不能让我女儿摸摸郁金香花?我一定让她很小心,保证不弄坏!”听明原委,店员流泪了:“有您这么好的妈妈,您女儿肯定能学成!这束花算我买了送您!”捧起郁金香,赵蕴辉小心翼翼用手指在花瓣周遭抚摸,并把鼻子紧挨花朵,用眼睛依稀的视力辨别…
  “花心是空的,花瓣像上下眼睫毛半张半合。”她终于有了“空捏”的概念……
  此后,赵蕴辉进步很快,成为舞蹈班中的佼佼者。转眼就到了2003年年初,一场“非典”席卷全国,舞蹈班也被迫停课。
  3个月后,赵蕴辉进入重新开课的舞蹈班,然而因这 么长时间没练习,她原本柔软的身体变得僵硬,连过去最引以为豪的劈叉动作也力不从心。赵蕴辉一咬牙做出惊人之举:睡觉前她用绳子把左腿拴在床尾铁栏杆上,再慢慢将右腿劈到最大拴在床头……
  吴雅苓听到女儿房间发出的����声音,走进来一摸,眼泪立刻簌簌往下滴:“这么细的绳子还不把腿勒坏?绑这么紧,血也不流通呀!”她找出有松紧度的废练功服绞成粗条,帮女儿捆腿……腿麻得没有知觉了,赵蕴辉咬紧牙关,把嘴唇都咬出了血,就这样在痛苦中半睡半醒挨到天亮。两个月以后,她终于又能轻松自如做“横叉”、“竖叉”……
  接下来,陆泫以赵蕴辉的真实经历为素材,编排了一部反映她学芭蕾舞的集体舞《盲女的梦》,并由小蕴辉担任领舞。2004年3月,赵蕴辉从陆团长手里接过专业舞鞋。
  小巧玲珑的舞鞋令赵蕴辉爱不释手,但穿到了脚上,她才真正明白穿上容易脱下难。过去穿软底鞋练功虽然也是用足尖,但那时是用脚趾和脚掌连接处着地,而舞鞋却是让脚指头指尖向下顶在前端平面内部,全身重量都由10个脚趾支撑。仅练了两小时,赵蕴辉的脚趾就疼得受不了了,脱下鞋一摸,袜子上湿乎乎的,原来,流出的血已经把袜子浸透。
  赵蕴辉不想让爸妈担心,她隐瞒了受伤的事,又咬牙坚持练了两天,第四天晚上却发现袜子脱不下来了。“爸,您过来帮我看一下”她悄悄招呼。赵宠年看,忍不住惊呼一声:“流这么多血!”原来,赵蕴辉因脚趾流血过多,血干了又流,流了再干,袜子跟脚粘在一起了。父女俩的叽咕声让隔壁的吴雅苓警觉了,她摸索着走来,一摸女儿的脚才发现,女儿的脚指甲都快脱落了……
  为了适应专业舞鞋,赵蕴辉的10个脚指甲脱落了又长出新的,新脚指甲还没长齐又再次脱落……为缓解流血,吴雅苓一次性买了1000片创可贴,每天亲手给女儿往脚趾上襄新创可贴。穿足尖鞋必须戴脚套,最便宜的脚套是海绵制品,一副十块钱。为省钱,赵蕴辉死活不让爸妈买,吴雅苓就用好几双旧尼龙丝袜缝成自制脚套套在女儿脚上。血与泪中,赵蕴辉跳舞的脚尖越来越轻盈……
  
  芭蕾春天,舞台下母亲在“倾昕”天鹅舞动
  
  2005年10月,在第六届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上,赵蕴辉终于穿上梦寐以求的红舞鞋――此前,她参加全国艺术分级考试并考取5级,成为第一位拥有全国艺术分级考试资格证的盲残舞蹈演员。这一刻,舞台上的赵蕴辉动作流畅舒展、表情恬静自然,观众绝对想不到她是一个盲女孩。随着她轻盈的脚尖转动、跳跃,掌声一次次响起……随后,《盲女的梦》在第三届全国少儿舞蹈大赛中一举夺冠,13岁的赵蕴辉由此成为世界上第一位盲人芭蕾舞演员。
  不久,在陆泫及社会各界热心人士的张罗下,天津音乐学院附中向赵蕴辉敞开大门。吴雅苓告诫女儿:“你过去只是业余学舞蹈,可附中学生都是科班出身。你要想追上他们,就只能勤学苦练!”
  “虽然跟同学比起来我是最差的,但一年后我一定要成为最棒的!”赵蕴辉暗自加油。舞蹈班早功6点半开始,赵蕴辉央求宿舍管理员早上4点半就打开楼门,她一个人来到操场练习舞蹈动作;两个小时练下来,来不及歇口气再随同学们练早功;早功结束扒拉两口饭接着再上课。靠着高强度训练和坚韧不拔的毅力,赵蕴辉终于赶上同学的学习进度。
  2006年12月,赵蕴辉参加主题为“我的梦之三”的大型公益演出,由她领舞、天津盲校21名盲人学生表演的舞蹈《去看春天》获得潮水般的掌声。胡锦涛总书记亲切接见了她,并握着她的手说:“你是盲人中的出色代表!”第二年中考,她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被附中高中部录取――由插班生“转正”的赵蕴辉劲头更足了。
  赵蕴辉的梦想,是将来进入顶级舞蹈专业的大学。如果能得到专业人士指点,高考就多一份胜算,于是她鼓起勇气拨通中央芭蕾舞团团长冯英的电话。听赵蕴辉诉说了自己的经历,冯英为她的坚韧掉了泪:“我们团有对社会开放的培训班,我这儿的大门每天都对你敞开!”
  京津间坐城铁半小时即到,赵蕴辉为省钱,选择了最便宜的票价11元的绿皮车。赵蕴辉在北京工作的舅舅吴滨江每周五去车站接她去自己家住,周六、周日赵蕴辉在中央芭蕾舞团上课。
  2009年3月的一个周日,赵蕴辉在北京多上了一节课,赶到火车站时,她常坐的绿皮车早就发车了,无奈,她只能买了一张票价19元的普通车。这趟车凌晨到天津时公交车都停了,赵蕴辉舍不得打出租车,就在候车厅蹲了大半夜。
  这年冬天,赵蕴辉再次迎来一个机遇――附中将从毕业生中选取专业课成绩的前三名,保送进入天津音乐学院。经过10年磨砺的赵蕴辉已经羽翼丰满,她信心百倍走上考场。12月31日分数出来了,赵蕴辉以97分名列第一,当之无愧地获得保送资格。
  专业课获得保送资格,文化课也不容忽视。赵蕴辉从小文化课就在所读班级数一数二,但吴雅苓唯恐女儿高考发挥不好,她拿出存折“这儿有妈妈攒的5000元钱,你去高考冲刺班报个名……”赵蕴辉一嘟嘴巴“只要把课本上的内容都领会透,用不着上什么补习班”果真,成绩公布,赵蕴辉的文化课比分数线高出100多分,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被天津音乐学院舞蹈专业录取。
  “妈妈,女儿今天要送给您一张纸,这不是一张普通的纸。您摸一摸,肯定会猜到是什么……”2010年7月,吴雅苓小心抚摸着女儿递过的烫金纸:“是……录取通知书?”母女俩紧紧拥抱在一起……12月,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资助盲人教育培训的专项基金――光明天使基金成立了光明天使荣耀艺术团,作为世界首位盲人芭蕾舞演员,赵蕴辉被吸纳为成员。
  2011年3月29日,由凤凰网等单位发起的大型公益活动――首期凤凰公益沙龙在北京举办,赵宠年和吴雅苓作为嘉宾来到现场。舞台上,赵蕴辉微笑着向爸妈坐的方向颔首致意,以经典芭蕾舞剧《舞姬》片断拉开了沙龙序幕――这是吴雅苓第一次“观看”女儿登上大型舞台表演。丈夫一边欣赏,一边低声向吴雅苓描述女儿的舞姿。吴雅苓微笑着倾听,眼眶里盈动着泪水,她分明“看见”女儿这只昔日的“丑小鸭”正穿着红舞鞋,幻化成白天鹅翩翩起舞……

本文来源:http://www.zgzsclpt.com/content/304205.html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