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工作总结网!

离远点儿,此车有主:离我远点儿 小说

个人总结 时间:2023-01-02

【www.zgzsclpt.com--个人总结】

   去年夏天,我们家买车了。周伟说,他终于实现了3个人生理想中最卑微的一个。    这3个人生理想分别是:去非洲打猎,周游全世界以及拥有一辆自己的汽车。周伟好像兴奋过头,新车一拿到居然鼓励我也去考驾照:“只要你考到驾照,我就奖励你五千块钱。”
   我拒绝了。自从4年前辞职当家庭主妇后,我就把自己越养越懒,懒到连《读者文摘》等心灵鸡汤类的书刊都不看了,何况是去学麻烦又危险的开车。
   周伟不死心,找各种机会逼我去学。以前去超市大采购,他都会陪我去,帮我提大包小包。现在,他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车子空在那里,有本事自己开着去!”
   一天半夜,他忽然肚子痛,像阑尾炎发作。我扶着他在夜深人静的大街上等出租车,他一边呻吟一边骂我:“叫你学开车你不学,我要是死了,你就是凶手! ”
   我愧疚,恨自己无能,可他的指责也让我委屈,他为什么非要干涉我的生活呢?我就喜欢安静地坐在家里看韩剧,难道这个理想就一定比去非洲打猎、周游全世界以及拥有一辆汽车卑微吗?
   那天给周伟洗衣服,我发现了一张交通罚单,时间是两个月前某周六的晚上8点半,在红星路隧道口违规左转,扣3分,罚两百元。我清晰地记得,那晚他说在办公室加班,直到11点才回到家。
   我这个人什么都糊涂,就是时间概念特别清楚,我确定自己没有记错。
   我拿着罚单质问周伟,得到了一个漫不经心的答案:“那天是在加班啊,但罗小婵临时有事要办,就借我的车用了一下,没想到吃了一张罚单。不过,人家已经把罚金给我了。”
   罗小婵?他那个刚刚离婚,长得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同事?
   我把这事给闺蜜一说,她比我还震惊:“马上宣布主权!车和男人的内裤一样,绝不能让别的女人染指!”
   闺蜜的建议滔滔不绝:“一定要放满表明你存在的东西,公仔,外套,香水,口红……能放的地方都放上,这是你的地盘,别的女人退散!”
   我沉默。因为要表达骄傲,我已经好久没坐周伟的车了,偶尔坐一回也像闯进了陌生人的家,不自在。可是,我的婚姻虽不算亮起红灯,但未雨绸缪是必要的。
   周伟一看到那些五颜六色的公仔就疯了,一个个拿起来,把它们从后座往外丢:“我一个大男人,车上堆满这些玩意儿,你是不是想让人家笑话死我呀?”
   我抱着一堆公仔,与他沉默对峙。他终于一摊手,说:“你到底想怎样?”
   我说:“车是你的,也是我的,我有权在我的车上放我喜欢的东西!” 然后,我赌气地把公仔们放回原位,又从包里掏出一瓶粉色的花朵造型香水座,安放在挡风玻璃处。
   周伟最终妥协。当我看着他开着花花绿绿的车子绝尘而去时,分明听见一个男人从心底深处发出的愤怒嘶吼。
   可是,我没能挡住罗小婵。我想,我是低估了潜在敌人的厚脸皮程度。
   第二天,周伟照例加夜班,我估摸着下班时间给他打电话。他在电话里回答:“在开车呢!还有半个小时到家。”话音未落,我清晰地听见听筒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咳嗽声。
   半小时后,周伟回来了。我是个藏不住心思的女人,立刻追问了那声咳嗽是怎么回事。周伟说:“哦,加班晚了嘛,顺便送罗小婵回家。”
   闺蜜再度教训我:“你怎么就不学开车呢?要是会开车,你就能以关心体贴的名义每天接送周伟上下班,这样他不仅完全在你的掌控范围之内,而且也失去了与女同事制造暧昧机会的温床。”
   学车?话题似乎又绕回来了。我还在纠结是要维持平静的生活还是要改变本性,罗小婵却加紧了入侵的步伐。
   周末,周伟的公司组织活动,据说要去爬山和钓鱼。头天晚上,我特意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罗小婵也去吗? ”
   “当然。我还要去接她,恰好顺路。”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注意到,我的脸板得已经可以当门神了。
   周伟出门时找不到车钥匙,满屋转了几圈,仍然没有找到。他瞪我,我很无辜:“是不是你昨晚出去散步的时候掉在哪里了?”
   时间要来不及了,周伟决定打车出门。我忍不住追着他的背影问:“你不开车,就不用去接罗小婵了吧?”
   “说好了去接人家的,打车去一样。” 我听见他急匆匆下楼的脚步声,掏出藏在睡衣口袋里的车钥匙,忍不住失声痛哭。
   我的丈夫,就算坐出租车也要“顺路”去接一位女同事,他的心是不是也早就“顺路”走远了?我恨自己,为什么我不会开车,否则就应该驾着车把那对男女撞得稀烂!
   我站在罗小婵家楼下。她家的阳台是开放式的,好像不太在乎小偷的存在。她的人,大约也是开放式的。我们见过一次,那时她刚离婚,全公司的人都去帮她搬家,然后她请大家吃饭,搞得像庆功宴一样。她是那种很有杀伤力的女人,离婚似乎总是这种女人的劫数。而她,则是像我这样蠢笨的家庭主妇的劫数。
   周伟公司的郊游还没结束,我在赌最后一把。也许当我亲眼看见周伟坐着出租车把罗小婵送回家甚至跟着她上楼,我的心才会真正死掉吧。
   罗小婵出现了,她那条波希米亚风格的紫色长裙太显眼了。周伟走在她身边,尽管天色昏暗我只看到了他的背影,可我认识那件米色风衣。他们像任何一对光明正大的情侣一样,牵着手,互相依偎着走进楼道。
   前一秒我全身还冷得像冰一样,可此刻我是一盆火,急切地想扑向那对男女,把他们烧成灰烬。
   我真地扑了过去,就在快要接近楼道口时,我的胳膊被一双有力的手掌钳住。 回头一看,我差点尖叫:周伟!
   周伟把我拉出小区,一路上不停地指责我:“藏我的车钥匙,怀疑我,跟踪我,偷窥我!”
   “你以为那个男人是我,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那是罗小婵的男朋友,今天不小心跌进水里了,我把风衣借给他穿而已。” 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把风衣借给他吗?因为我太高兴了!”
   我表示不理解。周伟洋洋得意地解释:“因为那个男人今天提了新车。”
   我还是不明白。周伟因为我没有即时分享他的喜悦,非常不满:“笨蛋,罗小婵的男朋友买了车,从明天起她就不必搭我的顺风车了。拒绝搭载一个女士是不礼貌的,何况罗小婵是我们部门新上任的主管。我为此苦恼了好几个月,可你一直认为我是居心不良。”
   这几个月,周伟的煎熬一点儿都不比我少,家里有个不学无术的老婆就算了,这个老婆还拼命地怀疑他,活活把日子过成了地狱。
   周伟对今年的生日特别期盼,因为据说我会送他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当我把礼物拿出来时,他傻了,是一张机动车驾驶执照,上面清楚无误地贴着我的照片,写着我的名字。
   我看着他,温柔地说:“我不仅学会了开车,还会每天开车接送你上下班,将来还会陪着你去非洲打猎、去周游全世界,你说好不好?”
   但其实,我最想提醒他的那句话是:“你还记得去年承诺的那五千块钱吗?你说我拿到本本就奖励我的。”
  编辑 尼尼威
  

本文来源:http://www.zgzsclpt.com/gerenzongjie/221037.html

推荐内容